【沈王】绯靑缠

时隔好久的一次更文~~

对等待更文的小伙伴十分抱歉,躺平任打,绝不还手

然而这一章和下一章都没有沈王夫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六章

朱七七朦胧中觉得自己头疼得厉害,像是马上就要炸裂似得,眼皮也重的很,费了很大的力气也睁不开。迷蒙中的朱七七让自己放松休息了一会儿,养了些精神,待到有力气时才缓缓睁开眼睛。

宿醉的症状让朱七七很是不适,几欲呕吐,但胃里什么都没有,即使要吐也只是些酸水而已。朱七七摸索着坐了起来,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发现竟是一处密室,只有丝丝灯火照明,越发显得阴森。

朱七七这才想起自己醉酒,之后在街上晕过去的事,看来是被人关在这儿了。想到这里,朱七七竟然没有慌乱...

2017-02-14

【沈王】绯靑缠

第五章

汪斌跟着熊猫儿来到王怜花的府邸,进到客厅,便见到已有两个人候在那儿。

那是两个青年人,一位面白如玉,长得颇是俊美,一身绯衣,好不风流,肩上披的狐裘更添贵气。另一位面容俊朗,一袭青衫,竟被他穿出风骨之感,嘴角和煦的弧度总是给人可信赖的感觉。与那绯衣公子并坐在一起,竟让人产生般配之感。


“我说猫兄,你不是出去寻朱姑娘去了吗,怎的带回两个男人?莫不是朱大小姐不要你了,你竟找到人生的真谛,还一次两个,风格还不一样,真是让小弟刮目相看啊。”那绯衣公子一见面便开口调侃起来,熊大侠竟也没有生气,只是翻了个白眼,不作理会。倒是旁边的青衫青年开口询问道:“猫兄,你出去寻七七直到现在...

2016-10-24

【沈王】绯靑缠

第四章

夜晚即使在百花盛开,甚至是花中之王牡丹所居之都也会降临。

夜色隐去了牡丹国色的雍容华贵,却遮不掉它的天香。国色天香,天香国色,又岂是夜色所能消融。


不过,似乎这样的夜晚总是会有故事发生。


本无一人只余残香的街道上,一个身影正在急切前行着。细看,是一身形消瘦的男子,长相颇为斯文,身上的儒士长衫也说明此人读书人的身份。


夜幕四合,空无一人的街道,疾行的读书人,真是一个故事的夜晚啊!


江石和几个走江湖的兄弟在路边小摊子上喝完酒,吹完牛,终于被急于收摊的小摊老板给劝走了。


今日江石很开心,因为在几个读...

2016-10-09

【沈王】绯靑缠

第三章

朱七七跑出云梦山庄,一个人游荡在牡丹倾城的洛阳,满眼都是各色的牡丹,行人的脸上也是与繁花盛开相应的喜庆之色,无人注意到这个绝色女子内心的痛苦和纠结。


走得有些累了,朱七七走进一家酒楼,要了几坛酒,开始买醉。


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,为什么本应是敌人的那俩人竟会互生情愫,甚至心意相通,执手相守。一想到沈浪看着王怜花那温柔宠溺的眼神,还有言语中的呵护,朱七七就是一阵心痛。


为什么?!为什么?!为什么?!

她不甘心啊!凭什么?!


朱七七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问着,为什么那个人不是自己,自己有哪点比不上身为男人的王怜花。...


2016-09-29

【沈王】绯靑缠

第二章

此话一出,所有的目光都集聚在说话者身上。

沈浪放下手中的酒杯,温和的与那三道目光对视,仿佛刚刚的妄断之语并非出自他之口。

王大公子的珍酿当真香醇,让他这样从不贪杯之人也不忍不住多饮上几杯。随即又为自己满上一杯酒,品尝一番。放下酒杯,看向因为震惊微微睁大双眸的王怜花,不由暗笑,这般吃惊的王公子竟有几分娇憨可人之态。不过这样的想法可千万不能让王大公子知道,否则自己怕是好长一段时间都过不上安生的日子了。


“你们莫要这般看着我,我所言的确是我心中所想。”沈浪对那三人说道。

“若不是有鬼魅作祟,如方才猫兄所言,原家几百人怎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祠堂之中,而且猫兄随后遍寻那祠...

2016-09-27

【沈王】绯靑缠

第一章

原家出事时,正是春日的好时节,洛阳的牡丹盛放,一年一度的洛阳花会正如火如荼的举行着。沈浪,朱七七,熊猫儿三人收到王怜花的邀请,来到洛阳赏花。


朱七七是不想见到王怜花的,王怜花给予给她的恐惧实在太深。可是熊猫儿说沈浪也去,自关外回来的路上,沈浪向她坦白他与白飞飞那七日之情之后,她一气之下,便偷了龙卷风的骆驼和干粮,连夜离开。若不是熊猫儿一早发现她情绪不对,一直暗中注意她,在朱七七偷了骆驼后,也偷了骆驼跟上。否则以朱七七的武功和当时伤心绝望的心绪,怕是会丧生在沙漠之中。


回到中原后,朱七七在熊猫儿的护送下回到朱家,发现朱八早就被人送了回来,只是吃了点苦...

2016-09-25

【沈王】绯靑缠

闲来无事,挖一个坑作作死。

本文剧情不定,字数不定,画风不定,更新频率不定···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不会坑

ooc是有的,文笔不好是有的,所以大家慎点

废话到此为止,放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言

世间有花,江湖有浪。

花儿逍遥世间,为世间添得颜色。

浪儿驰骋江湖,为江湖留下传奇。

浪儿追着花儿,看他翻飞,看他起浮,看他傲视凡世。

花儿引着浪儿,带他起飞,带他闯荡,带他去看世间美景。

却不知在浪的眼中最美不过他自己的飞舞与肆意。


引子

沈浪失踪了。


朱七七和熊猫儿已经找了一个多月,仍是没有任何...

2016-09-24

【沈王】 过往云烟

第十章

江南婚嫁的最高规格便是十里红妆,温言两家祖上都是江南人士,所以言家公子娶温家小姐自然也是十里红妆。


王怜花和沈浪隐在人群里,看着温藉背着温九茗走出承安侯府。

温九茗身穿火红的嫁衣,头盖绣着鸳鸯戏水的盖头,在温藉放下她,喜娘扶着上花轿时,停下脚步,转头,向着沈王二人的方向微微颔首。旁人只当新娘不舍家人,并不觉得有何不妥,毕竟还有好多新娘子上花轿前可是哭得梨花带雨。


只有温九茗自己和王怜花知道,她这是在做最后的道别。

自今日起,温九茗不再是承安侯府的二小姐,而是言家的主母。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恣意潇洒的疯狂了,而且以后再委屈也无法去找小哥哥诉苦,寻求...

2016-05-28

【沈王】 过往云烟

第九章

温九茗最近很闲,闲的一点儿也不像即将要成亲的准新娘。


婚礼的事全部交由言卿珏和家里人打理,她唯一做的事就是从自己的郡主府现在的将军府搬回承安侯府,然后就什么事都不管。每日除了看看书下下棋,就是蒙头大睡。

承安侯夫人说要是将事情交到温九茗手里,估计到明年这婚礼也完成不了,索性让她闲着,只要不惹事就是万幸。婚礼的事由自己和儿媳亲自着手,这个女儿自出生到现在自己从未为她做过些什么,这婚礼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补偿吧。


而自己的那个冤家妹妹这辈子大概都没有办法为怜花张罗婚礼了。


闲的发霉的温九茗终于受不了自己这猪一样的生活,眼看今日天气不错...

2016-05-22

【沈王】 过往云烟

第八章

王怜花醒来时天已大亮。

许久没有一觉到天明,一觉醒来觉得通身舒畅,活动活动身体,准备起床。

咦?怎么一夜之间床变小了?手脚都伸展不开?难道昨夜酒喝多了,宿在躺椅上了,可是看着床幔分明是自己的卧床啊?

疑惑的王怜花扭头查看,发现原来是床上多了一个人。

王怜花从不会留人在自己的卧房过夜,哪怕是那些与自己一夜温存的姑娘们。以前是因为云梦仙子在,管得严,也是因着他自己不喜卧房这样私密的空间里有别人的味道存在,那会让他觉得不安全也会厌恶。

而这人不但进到自己卧房来,甚至躺在自己的床上。难道昨夜自己当真醉倒那般不省人事,竟会容忍这人如此?


待看清枕边之人,王怜花由先前...

2016-05-18
1 / 2

© 温家九姑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